白小姐一肖免费公开资料|全年九霄期期中特
白小姐一肖免费公开资料
‹ 上一主題|下一主題 go 回復: 11 | 瀏覽: 23219 |倒序瀏覽 | 字體: tT

Rank: 4

媽豆
3576  
寶寶生日
 
積分
1658 
樓主
發表于 2018-11-7 10:07 |只看該作者 | 最新帖子 | 查看作者所有帖子 | 發短消息 | 加為好友 | 字體大小: tT
第1章    前世                    

                裴翎從身后掐住韓吉怡的脖子,面色有些猙獰。
                “你把孩子還給我!我的孩子!”
                韓吉怡呼吸困難,臉色發青,一個字都說不出來。
                霍錦修進門來就看見裴翎發瘋的這一幕,微微皺了皺眉頭,上前去拉裴翎。
                裴翎的力氣很大,死死的鉗制著韓吉怡。
                雖然她瘋了三年,但是和大多數歇斯底里的瘋子不同,裴翎一般都很安靜。
                她很少有這樣瘋狂的時候,而今天之所以變得這么瘋狂,無非是因為韓吉怡的到來。
                當初她懷孕七個月的時候,就是被韓吉怡推下樓梯,孩子胎死腹中。
                “裴翎,乖,放手,孩子在這里。”
                霍錦修抓起裴翎時常抱在懷里的布娃娃,一邊哄著裴翎一邊去拉裴翎的手。
                裴翎那雙又黑又亮的眼珠子呆滯的看著霍錦修,瘋狂從眼中退散,她整個人像是失去了力氣,被霍錦修拉開了。
                她抱著布娃娃,臉上露出了笑容,“我的孩子,我一個人的孩子……”
                霍錦修心里有些難受,裴翎的眼睛很好看,是一雙天生含笑的眸子,明亮清澈。
                以往她總是用這雙眼睛深情的看著他。
                然而現在,她的眼睛里沒有任何人,也沒有他。
                她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只有那只布娃娃和她相依為命。
                他想抱抱裴翎,都成了奢侈。
                裴翎像幽靈一般地往自己的房間去。
                然而這時候,緩過氣來的韓吉怡卻咬咬牙站起來,突然抄起走廊上的擺件花瓶朝著裴翎的后腦勺砸去。
                霍錦修接住倒下去的裴翎,那雙深邃冰冷的目光有些駭人的看著韓吉怡。
                “誰準你對她動手的?!”
                霍錦修一巴掌把韓吉怡從樓梯上打了下去,然后抱著裴翎匆匆回房,吩咐傭人叫醫生過來。
                裴翎后腦勺的血已經止住了,家庭醫生仔細檢查了一下對霍錦修說:“帶她去醫院照個片吧,情況不容樂觀。”
                裴翎在醫院失去孩子,所以一到醫院她就會發瘋,這三年,霍錦修從未帶她到醫院去過。
                但這次卻不能不去。
                裴翎足足睡了一個月才醒過來。
                她醒來的時候,霍錦修坐在床邊,襯衫不知道多久沒換了,不修邊幅,和平日里那個貴氣優雅的霍少相去甚遠。
                他唇輕柔的落在裴翎的唇上,說:“裴翎,你怎么還不醒?”
                裴翎閉著眼睛,像是從未醒過。
                霍錦修嘆了一口氣。
                下午的時候霍錦修公司有事,離開了醫院,裴翎這才睜開了眼睛。
                她的眼里已經沒有瘋狂和呆滯,只有一片清明。
                她也沒有想到,韓吉怡這一砸,把她從渾渾噩噩中砸清醒了。
                晚上霍錦修再來醫院看裴翎的時候,裴翎已經離開了。
                一周后,霍錦修接到了來自C城打來的電話。
                “霍先生你好,請問你認識裴翎小姐嗎?”
                霍錦修突然有種不好的預感,身子都緊繃起來,很干澀的吐出兩個字,“認識。”
                “裴小姐現在正在C城市醫院搶救,如果你是她的家屬,希望你能過來一趟。”
                裴翎瘋癲的三年里,曾有一次跑出去,霍錦修差點沒找到。
                那以后,霍錦修就在裴翎所有的衣裳上都弄了塊小牌子,上面寫著他的電話號碼和霍先生三個字。
                助理進來的時候,電話已經掛了許久,但霍錦修仍舊捏著電話一動不動。
                裴翎是去C城旅游出事的,景區意外發生的時候,她為了救一個小女孩子被高空落下的石頭砸中了頭部。
                霍錦修連夜飛到C城的時候,手術結束,醫院對著霍錦修搖搖頭。
                霍錦修沖進急救室,腳步已經有些踉蹌。
                裴翎身上干干凈凈的,她本來閉著眼睛,聽見腳步聲,將眼睛睜開。
                看見霍錦修,一下就笑了。
                霍錦修聲音微微有些發抖,“為什么?為什么要為了救不相干的人而放棄自己的生命?”
                霍錦修看見她的唇張張合合,蹲下身靠近她的耳邊,才聽見她說:“那個孩子,我看見她的時候,就想起了我的孩子,如果她沒有死,也應該那么大了,如果她沒有死,我大概想要長命百歲……”
                三年前,裴翎曾經懷過孕,七個月的時候,韓吉怡找到她,兩個人發生了爭吵。
                韓吉怡推了她一把,她從樓梯上滾落下去,造成了大出血被送到醫院搶救。
                在醫生問到保大人還是小孩的時候,霍錦修說保大人。
                最后孩子沒了,聽說是個女孩子,裴翎還沒有看見那個生下來就斷氣的孩子,孩子就被院方處理了。
                這是壓倒裴翎的最后一根稻草,自此之后裴翎開始精神恍惚,最后更是在得知一切真相后,徹底瘋癲。
                “其實我死的時候,很不想看見你的,既然你來了,我還是想跟你說些話……”
                “霍錦修,我十八歲開始愛你,二十歲被發現不是裴家千金,失去了愛你的資格,二十五歲裴家讓我報恩,讓我嫁給周巖,我去找你,你當時對我說了什么?我有點忘記了,不過那時候我已經對你心灰意冷,我一心一意想要做好周巖的妻子,可是二十六歲的時候……”
                她的呼吸有些急促起來,霍錦修死死的捏著她的手掌。
                裴翎笑的有些眼淚都出來了,“二十六歲時候,你把我當成了韓吉怡,和我發生了關系,我以為孩子是周巖的,告訴周巖,周巖說從來沒有碰過我,然后和我離婚……”
                “快二十七的時候,我的孩子沒有了,韓吉怡說你為了擺脫我的糾纏,才向裴家提議讓我嫁給周巖的,她說她推我,也是因為霍家不能有一個私生子,她說你愛的是她,然后我就瘋了……”
                人是很奇怪的生物,可以忍受自己所愛的人肆無忌憚的傷害自己,總覺得那些傷口沒什么的,只要在沒人的時候舔舐兩口,那傷口就會慢慢的好了。
                可是舊傷添新傷,傷口永遠都無法愈合,總有一天會徹底的撕裂開來,讓人痛不欲生。
                她恨霍錦修恨到發瘋了,困在自己的仇恨里把自己困瘋了,一瘋三年。
                而那些她所痛恨的人,卻依舊活的好好的。
                她不知道霍錦修出于什么心理,并沒有把她送進精神病院,而是把她帶回了自己的別墅,照顧了她整整三年。
                “霍錦修,你不是一直好奇我為什么突然變成了左撇子嗎?”
                她的臉很干凈,沒有一絲的血跡,笑起來的時候明媚好看,卻再也沒有十七八歲時候鮮活的樣子了。
                “我是為了救你啊,你十五歲的時候被綁架,把你救出來的那個人是我不是韓吉怡,我的手被玻璃割傷,傷了筋,不能彈鋼琴了,也不能寫字了,霍錦修,我為了愛你體無完膚,如果有下輩子,我不想愛你了,也不想恨你,跟你做個永遠沒有交集的陌生人就好了……”
                裴翎一直在笑,直到死的時候,臉上都帶著笑容。
                那解脫的笑容,刺的霍錦修的心臟一陣痙攣,他全身顫抖,死死的看著裴翎。
                “裴翎,你醒過來,你醒過來……”
                然而那個曾經鮮活而固執的愛著他的裴翎,在他的面前一點一點的枯萎,最后終于死了。
                霍錦修抱著她冰冷的身體,從胸腔里發出野獸一般的哀嚎,“裴翎,裴翎,不是這樣的……”
            

Rank: 4

媽豆
3576  
寶寶生日
 
積分
1658 
第二章 重生在她生日的當天

                醒來的時候,裴翎感覺到周圍亂哄哄的,也很熱。
                她睜開眼睛,有些茫然的看著眼前的一切。
                這是一個很大的KTV包廂,里面有不少年輕的男女嬉嬉笑笑打打鬧鬧,有人唱歌有人做游戲,也有人貼著身體跳舞。
                熟悉而陌生的場景,熟悉而陌生的一群人,讓裴翎的大腦處于短暫的空白。
                這時,她感覺到一雙冰冷的眸子落在自己的身上,她微微側頭,就對上了霍錦修的眼睛。
                是少年時候的霍錦修,眼眸漆黑清冷,還沒有日后的深沉和肅殺。
                霍母是個美人,霍錦修完全遺傳到了霍母的這種美,五官十分的精致,走到哪里都是顏值擔當。
                現在的他年紀小,看起來只是清冷俊秀,但是日后五官長開了是怎樣的妖孽,裴翎是親自見過的。
                而霍錦修的懷里,摟著一個穿著清涼的小姑娘,那小姑娘用一雙挑釁的眸子看著她。
                裴翎突然想起來自己為什么會覺得熟悉了。
                因為這是霍錦修十五歲時的生日宴會,這天晚上霍錦修摟著一個女孩子告訴她,他不喜歡她,讓她不要糾纏。
                她笑嘻嘻的挑著那個女孩子的下巴,說:“這樣漂亮的女孩子,要是換成了我,我也喜歡。”
                那之后繼續糾纏著霍錦修,半點沒有受打擊。
                她明明死了,怎么會回到霍錦修十五歲生日宴上?
                裴翎以為是錯覺,用力的掐了自己大腿一把,疼痛傳來,讓她再也無法逃避一個現實——她重生了。
                裴翎心情復雜,此刻更是受不住這樣的氣氛,跌跌撞撞去拉開包廂的門,跑了出去。
                霍錦修看著裴翎落荒而逃的背影,皺了皺眉,一下將懷里摟著的女孩子推了出去。
                那女孩子還要再貼上去,對上霍錦修那冷冰冰的眸子,訕訕地走開了。
                霍錦修扯了紙巾擦擦手。
                一個小男生坐到了霍錦修的身邊,“你把你家小姐姐氣走了,小心她不理你。”
                霍錦修眼神冷冷的,“是誰告訴她我在這里辦生日宴會的?”
                小男生們齊齊搖頭,“知道你不喜歡她,我們干嘛通知她啊。”
                小男生心里腹誹,他要是有這么個漂亮小姐姐,尾巴都要翹上天了。
                就霍錦修身在福中不知福而已。
                裴翎跑到洗手間,從洗手臺的鏡子里看著自己那張臉。
                鏡子里的那張臉,也還是她十七八歲時青澀稚嫩的模樣。
                裴母是五官溫婉清秀,裴父五官中規中矩,然而裴翎卻生了一副明艷逼人的五官。
                她長開之后就經常聽人說,她和自己父母長得不像,那時候不以為意,現在想想,她和裴父裴母是真的沒有一點相似之處。
                裴翎用水洗了一把臉,讓自己清醒了一些。
                霍錦修是真的很厭惡她這個怪姐姐,過生日都是要躲著她的,上輩子他也是在這里過生日,自己打電話問了霍錦修的母親才知道,然后以為霍錦修忘記通知自己了,眼巴巴的跑過來。
                其實這時候的她對霍錦修是沒有愛情的,她只是把霍錦修當成一個可愛的鄰家弟弟,看他故作嚴肅的一張臉,就忍不住的想要逗他。
                霍錦修卻是個冷淡的性子,對她這個鄰家姐姐,從來都是愛理不理的。
                裴翎忍不住想,自己上輩子怎么就那么犯賤呢?世上沒男人了嗎?追著一個小屁孩滿世界的跑。
                現在重活一輩子,裴翎決定痛定思痛,花心思去討好別人去愛別人,還不如好好的善待自己好好的愛自己。
                上輩子死前她就已經放下霍錦修了,這時候做出這樣的決定并不是多難。
                畢竟都死過一次了。
                可是,她不是裴家千金這件事,卻是最棘手的。
                她根本不知道自己該怎么辦。
                想想上輩子,和裴父裴母相處了二十年,自己突然不是親生的了,她不如裴父裴母那樣說放開就放開了,因此之后才會被人說抱著裴家大腿不肯放。
                經歷過一次,她早已經釋然了。
                這輩子即便被趕出裴家,她也不會像上輩子那樣接受不了。
                不過該怎么說出這件事呢?
                不可能自己去跟裴父裴母說,她不是他們的親生女兒吧?
                畢竟不好解釋她是怎么知道這一切的。
                裴翎想來想去想不出一個頭緒,最后還是決定順其自然,反正在二十歲的時候,裴父裴母會發現的。
                但是在離開裴家之前,她也要為自己的未來打算好,要有足夠的能力保證自己以后的生活,不能再向上輩子那樣過的稀里糊涂的。
                裴翎從酒店走出來,一邊走著一邊想事情,路過超市的時候,買了一包泡椒鳳爪蹲在路邊的臺階上啃起來。
                天不知不覺就黑了下來,夜風有些冷,裴翎趕緊的回了裴家,一口氣跑回了自己的房間。
                清冷的月光從窗外投射進來,灑下淡淡的白光落在臥室里的角落。
                這里還是她在裴家時的臥室,一桌一椅都是她最喜歡的。
                她終于徹底相信自己是真的重生了。
                這時,門被推開,裴母走進來,看見裴翎在照鏡子,以為裴翎又臭美了,笑著打趣,“我女兒怎樣都美,就不用再打扮了。”
                這樣親昵寵溺的語氣,讓裴翎有一瞬間的恍惚。
                她呆呆的看著裴母,腦袋里閃過上輩子裴母看著她時那憎恨的眼神,再看見如今依舊對她關懷備至的裴母,總覺得自己是在做夢。
                見裴翎發呆,裴母攏了攏肩頭上的披肩走過來,看見了梳妝臺上的禮盒,說道:“你不是去給錦修過生日了嗎?怎么禮物都沒帶去?”
                裴翎有些不敢面對裴母,說:“我忘了,我給他送過去吧。”
                那一聲媽,有點叫不出口。
                她能理解裴母上輩子對自己所做的一切,卻永遠都釋懷不了。
                她和韓吉怡本就是因為院方疏忽而報錯了,然而裴母最后卻是將所有過錯都算到了她的頭上,認為她替別人養了二十年的女兒,認為自己的親生女兒受盡折磨,全是裴翎鳩占鵲巢的錯。
                她二十歲以前,裴母有多疼愛她,二十歲以后,裴母就有多憎恨她。
            



Rank: 4

媽豆
3576  
寶寶生日
 
積分
1658 
第3章   多變的霍錦修                    

                裴翎恍恍惚惚的拿著禮盒離開了裴家。
                她腳步有些倉皇,像是急于逃離一個讓她感到恐懼的牢籠。
                走出裴家后,那種心臟被壓抑著的感覺終于消散不少,她將手握成拳頭在胸口垂了垂。
                裴家隔壁那棟民國風的別墅,就是霍家的,裴翎往霍家的別墅看了一眼,眼神幽暗起來。
                她想她還是恨霍錦修的,但那些恨已經隔了一輩子的時光,多多少少有些減淡了。
                而且她也知道自己斗不過霍錦修,更不會拿自己好不容易重活一次的機會,去報復一個男人。
                所以那些恨,她會壓在心里,等到有一天徹底釋然,或者是等那些恨腐爛發霉。
                她會告訴自己,再也不要去愛霍錦修這個男人了。
                她低頭看了看自己手上拿著的盒子。
                盒子包裝的十分的精致,上面有她親自打的蝴蝶結。
                她想了許久才想起來,自己送給霍錦修十五歲的生日禮物,是她學了兩個月才織成的一條圍巾。
                她想要私下送給霍錦修,所以上輩子是等霍錦修的生日宴會結束之后,回到家才拿給霍錦修的。
                霍錦修不喜歡她,自然也不喜歡她的生日禮物,這條圍巾大概就被霍錦修丟到了垃圾桶,因為她從來沒見霍錦修戴過。
                她捧上一顆真心送到霍錦修的面前,在霍錦修看來不過是一場笑話。
                而這輩子重生的這一刻起,她已經終結了這個笑話。
                裴翎冷下眼來,將盒子丟在了大門口的垃圾桶里。
                這個時候,她也不想回裴家,她需要找個地方靜一靜。
                于是裴翎去了自己經常去的一家書店。
                霍錦修本來不喜歡熱鬧,只是他爸說可以借由生日拉攏首都的這些公子哥,才給他舉辦了生日宴會。
                宴會上,小男生小女生們唱歌跳舞做游戲吃蛋糕,沒有家長在一邊,已經玩瘋了。
                而裴翎出去后一直沒出現,霍錦修目光頻頻看向門口,已經隱有幾分不耐煩了。
                他知道裴翎今年給他準備的生日禮物是一條圍巾。
                裴翎織了很久的,沒有外面賣的好看,他當時就想,裴翎送給他,他肯定不會戴的。
                可是到現在裴翎都還沒有來,她是不是覺得圍巾不好送出手,所以去給他選別的禮物了?
                都還是初中生,家里定的門禁時間要到了,也就陸陸續續的散了。
                司機將大家送的禮物搬上車子,回過頭發現霍錦修還沒上車,而是立在車邊,目光有意無意的盯著酒店門口。
                “霍少,該回家了。”
                霍錦修嗯了一聲,沒動。
                司機又提醒,“霍少,該回家了。”
                霍錦修瞪了司機一眼,“我去一下洗手間。”
                然后又回了酒店去,出來的時候一張清冷的臉有點不好看。
                司機問了一句,“霍少,你找到裴小姐了嗎?”
                “誰說我去找她了?”,霍錦修眼神有些滲人,“你是不是想回鄉下種田了?”
                司機,“……”
                霍錦修上車,用力甩上門,司機趕緊開車。
                車子開過裴翎常去的那家書店,霍錦修下意識的打開車窗看了一眼,好似真的看見了裴翎的身影,霍錦修鬼使神差的讓司機停車。
                他在車里坐了一會兒,坐的司機都有點尷尬了,這才打開車門下車,進了書店里面。
                書店布置很清幽,還設置有開放性的桌椅,經常有勤學上進的學生們來這里看書做作業。
                而此刻,裴翎正在給一個初中小男生講題,那小男生偶爾用滿是崇拜的目光看著裴翎,兩個人相處和睦。
                霍錦修看見這一幕,想起裴翎也經常自以為是給他講題,那些題他其實都會。
                “裴翎姐姐,你真是厲害,我可以加你的V信嗎?以后有不懂的我都想問你,你講的比老師還好,我一聽就懂。”,那小男生眼睛亮晶晶的看著裴翎說。
                霍錦修以為裴翎會拒絕,誰知道裴翎笑著點頭了,“可以的。”
                然后兩個人互加了V信。
                “時間也不早了,我要回家了,你也早點回去。”,裴翎站起來說道。
                她來這里買書,遇到這個小男生主動找她問題,也就幫她講了幾道題,一講就三個小時了。
                她也該回去了,不管如何,她現在到底還是裴家千金。
                “裴翎姐姐我跟你一起走吧。”小男生趕緊的收拾書包。
                裴翎轉過身來,才看見了面無表情的霍錦修站在門口。
                裴翎依舊像沒看見霍錦修似的,徑直從霍錦修身邊走過,拿著挑好的書去結賬。
                霍錦修看了一眼,不是買給他做禮物的書籍,而是高考復習題。
                之后裴翎和小男生從他身邊走過,一句話也沒有跟他說過。
                以往都是她眼巴巴的湊上來跟他說話的,如今卻突然對他冷漠起來,霍錦修發現自己有些不習慣。
                他轉過身去看裴翎,裴翎已經走出了好遠。
                他坐上車,讓司機開車跟在裴翎身邊。
                小男生說一個人回家有點害怕,裴翎還十分好心的送那個小男生到家,然后才返回去。
                霍錦修心里憋了一團火,看見裴翎哼著歌兒慢悠悠的在路上走,讓司機停車。
                司機知道霍錦修的意思,打開車窗,對裴翎說道:“裴小姐,我剛好也要送少爺回去,你也上車吧。”
                裴翎一刻都不想跟霍錦修呆在一起。
                “不用了,我喜歡走路。”
                司機扭頭看霍錦修。
                霍錦修冷著一張臉,她不領情就算了。
                霍錦修讓司機開快點,很快就回了霍家。
                霍家和裴家時鄰居,車子從裴家門前開過的時候,他看見裴家門前的垃圾桶里,有一個包裝的十分精致的小禮盒。
                “停車。”,他對司機說道:“把那個禮盒給我看看。”
                司機將垃圾桶里的禮盒撿回來給霍錦修。
                霍錦修打開,盒子里是一條圍巾,里面還有一張紙條。
                ——親手織的圍巾,送給可愛的小錦修。裴翎。
                送給他的東西,為什么要丟在垃圾桶?
                裴翎是什么意思?
                霍錦修覺得心里更堵了,把圍巾拿出來,禮盒丟給司機,“丟回去。”
                今天的霍錦修情緒怪怪的,司機照著他說的又將禮盒丟回了垃圾桶了。
                霍錦修卻又說:“撿回來。”
            


Rank: 4

媽豆
3576  
寶寶生日
 
積分
1658 
第4章   中二少年


                霍錦修卻又說:“撿回來。”
                司機,“……”
                將盒子給霍錦修撿回來,霍錦修胡亂將圍巾塞進了禮盒里,然后進了裴家去。
                裴翎回到裴家的時候,就看見霍錦修坐在裴家的客廳沙發上。
                裴母見她回來,一臉的責怪,“小翎,你不是去給錦修過生日嗎?怎么把送給錦修的禮物丟在垃圾桶了?”
                裴家和霍家雖然是鄰居,但霍家是首都老牌的大家族,裴家是后起之秀,這棟房子也是裴家從一個沒落大家族那里買來的。
                因而裴家對霍家,一向有些討好巴結。
                面對裴母的質問,裴翎只是淡淡地說道:“我覺得他應該不會喜歡我送的禮物。”
                說完,也沒有再理會霍錦修,上樓去了。
                往常霍錦修很少來裴家,偶爾來的時候,都是裴翎在他身邊嘰嘰喳喳的,如今裴翎一走,霍錦修一個人坐在那里,氣氛就顯得有些尷尬。
                裴母訕訕的,霍錦修站起來就走了。
                裴翎現在才剛剛高二結束,下學期她就上高三了。
                第二天她收拾了行李去C市,跟裴父裴母說是去同學家里玩。
                現在裴父裴母都還是把她當掌上明珠,仔細打電話確認了裴翎的確是去C市找同學,也就答應了讓裴翎去。
                對于C市,裴翎的心情是復雜的,畢竟她上輩子就是死在這個地方。
                李慧和裴翎是同班同學,她是C市的人,憑著優異成績殺進了首都重點高中,平日里也只有和裴翎走得近。
                得知裴翎要來C市,她親自到機場接了裴翎去自己家里住。
                李慧父母都過世了,家里只有她一個人,裴翎暫時住在她這里,倒沒有不方便。
                得知裴翎打算在C市找兼職,李慧有些驚訝,她知道裴翎是富家女,根本不缺錢花。
                但是她也沒有多問什么,只當裴翎是出來體驗生活的。
                她說道:“現在兼職不好找,而且工資還很低,我在快餐廳里兼職,每天忙上忙下的,工資也才一千五,裴翎,你可要想清楚。”
                裴翎點點頭,笑著對李慧說道:“我知道的,明天你去上班吧,我到處看看。”
                第二天裴翎和李慧一起出門,李慧去上班,裴翎去找工作。
                不知道自己不是裴家親生的也就算了,現在知道了,裴翎一分錢都不想花裴家的,下學期的學費,她也打算自己交。
                所以她要找一份工資能夠支撐她讀完高三的兼職工作。
                裴翎在街上轉悠了大半天,每看見一張招聘啟事她都要打電話問一問。
                不是工資低就是兼職時間長,到中午的時候才在一根電線桿上看見一張招鋼琴家教的招聘啟事,只需要教學一個半月,剛好她的假期也是一個半月。
                她系統的學過鋼琴,在這方面的水準雖然不能和專業的鋼琴家相提并論,但教一個新手肯定是沒問題的。
                就是上面的招聘條件比較苛刻,還需要各種證書和文憑。
                裴翎先打了招聘啟事上面的電話,詢問了一些問題,然后花了一百塊錢,辦了一套假證和文憑,再去燙了個大波浪卷,買了一套成熟的職業套裝穿上,整個人身上都有了一種成熟知性的氣質了。
                她本就是明艷的長相,刻意往成熟了打扮,半點看不出是才十七歲的女孩子。
                假證第二天才能辦齊全,裴翎就先回了李慧家。
                李慧看見裴翎這副打扮,眼睛瞪的老大,“裴翎,你……你這個樣子好漂亮……”
                裴翎微微笑了笑,跟李慧說了她的打算。
                李慧沒想到裴翎膽子這么大,居然準備假冒名校高材生去當家教。
                “裴翎,萬一被人拆穿怎么辦?”
                裴翎第一次干這種事,也是有點害怕,“那我就跑吧。”
                李慧又問:“萬一對方也不是什么好人,故意把你騙過去的……”,李慧聲音頓了頓,“明天我先讓人去給我頂班,我陪你一起去,就說我是你的……”。看了看裴翎成熟的打扮,“是你妹妹,成嗎?”
                裴翎知道李慧不放心自己,就點了點頭。
                第二天裴翎打扮好了出門,拿了假證找到了昨天電話里中年女人留下的地址。
                地址所處位置是有名的別墅區,裴翎和李慧到了其中一套別墅門前,有一個中年女人正站在那里等她們。
                “你好,我是裴翎,前來應聘鋼琴教師的,這是我妹妹。”
                中年女人見裴翎打扮知性,很有藝術家的范兒,笑著說道:“你叫我錢媽就好。”
                然后領著裴翎和李慧進了別墅,一邊走一邊跟裴翎說話。
                裴翎的學生叫原旻,是個十七歲的少年,沒有任何鋼琴基礎,聽錢媽的意思,也不指望原旻能把鋼琴學的多好,只要裴翎用心教就好了,關鍵是讓原旻陶冶情操。
                見錢媽對原旻的要求這么低,裴翎敏感的意識到,這個學生,可能不是那么好相處的。
                錢媽例行公事看了一下裴翎的證件,又讓裴翎彈了一曲。
                其實錢媽一個音符都沒聽懂,但見裴翎彈的有模有樣,覺得裴翎也有兩把刷子,就這么聘了裴翎。
                “裴老師,這是合同,你看看,要是沒問題,就把字簽了吧。”
                裴翎一臉懵逼,當家庭教師還需要簽合同?
                錢媽被裴翎的目光看的有些尷尬,“裴老師,這也是為了我們雙方有個保障。”
                裴翎看了合同,見沒有什么大問題,就簽了字。
                錢媽似乎松了一口氣,“裴老師,我們少爺有些調皮,接下來恐怕要讓老師你費不少心了。”
                然后又說原旻今天出去玩了,要有一會兒才回來。
                裴翎就在別墅里等,讓李慧先回去上班了。
                一直到了傍晚六點鐘,裴翎才見到了原旻。
                皮膚很白,一雙眼睛炯炯有神,滴溜溜的像是無辜的小鹿,可那眼神卻偏偏顯得有些兇神惡煞的,有種紙老虎的感覺。
                穿著夸張的破洞牛仔褲,綠色火雞頭,身上掛著叮叮當當的墜物,耳朵上一排金屬耳墜,活生生一個中二病非主流少年。
                裴翎總算明白錢媽為什么說學鋼琴只是為了讓他陶冶情操了。
            


Rank: 4

媽豆
3576  
寶寶生日
 
積分
1658 
第5章    打了他                    


                裴翎總算明白錢媽為什么說學鋼琴只是為了讓他陶冶情操了。
                因為這壓根可能就是個沒有節操的中二病少年啊。
                錢媽向原旻介紹了裴翎的身份,原旻眼神輕蔑的看了裴翎一眼,進了自己的房間,把門甩的震天響,擺明了不歡迎的態度。
                錢媽對著裴翎訕訕一笑,還好她先給裴翎打了預防針,沒有像之前那樣對著家教老師將原旻給夸得天上地下無,結果等家教老師真的見到原旻以后,跑都來不及了。
                “裴老師,我們少爺就是脾氣大……你多擔待。”
                裴翎沒說話,錢媽有些忐忑了,“裴老師,你可是簽了合同的,明天一定要過來呀。”
                裴翎有些哭笑不得,中二少年這是氣走了多少個老師,才讓錢媽這么害怕她會跑了。
                “錢媽,你放心吧,明天到了時間,我會準時過來教原少爺的。”
                第二天裴翎準時過來報道,原旻仍舊是那副吊兒郎當的樣子。
                裴翎徑直走到鋼琴前坐下,“我們開始吧。”
                原旻卻端了一杯茶遞給裴翎。
                “裴老師渴了吧,喝茶。”
                裴翎一臉警惕,“我不渴。”
                不是裴翎小心眼兒,實在是原旻就生了一副熊孩子的面相,壓根兒找不到半點尊師重道的影子。
                “這可是我的拜師茶,裴老師你要是不喝,就是不想收我這個徒弟。”
                原旻眨眨眼睛,小鹿般的眼睛清澈明亮,很是無辜的模樣。
                裴翎大概是腦子抽了,竟然真的覺得原旻也許真是個好孩子,因而伸手去接茶。
                結果原旻手一歪,杯子直接從裴翎的手邊滑落掉在鋼琴上。
                鋼琴被打濕了,流下去的茶水將裴翎的裙子也打濕了。
                裴翎也顧不得自己,趕緊查看鋼琴的情況。
                原旻在一邊捏著嗓子幸災樂禍的,“哎呀,裴老師,真是對不起啊……”
                裴翎簡直想要捏死這個惡劣的小孩了,鋼琴進了水,音色都變了,今天肯定沒法正常上課了。
                “原少爺,這臺鋼琴市價在十萬左右。”
                原旻很欠揍的說:“我家不缺錢。”
                裴翎揉了揉眉心,原旻看見裴翎對他無可奈何的樣子,一臉的得意,拿出煙來點燃,靠近裴翎,自以為二氣沖天的對著裴翎臉上吐了一口煙圈。
                裴翎看見他那玩世不恭的樣兒就來氣兒,把他手里的煙搶了過去,吸了一口,然后也朝著原旻的臉上吐了一口煙圈。
                原旻看著裴翎近在咫尺的臉和唇,頓時石化了。
                裴翎勾唇一笑,“小朋友,姐姐開始混社會的時候,你還不知道在哪兒玩泥巴呢。”
                聽見了有腳步聲傳過來,裴翎知道是錢媽,立刻恢復了一張從容淡定的師長臉來。
                “原少爺,你看你,喝杯茶怎么也這么不小心。”
                她可有點怕原旻反咬一口,到時候讓她賠鋼琴的錢。
                錢媽一進來看見裴翎裙子都濕了,一臉歉意的讓裴翎去整理整理。
                裴翎去了洗手間,錢媽小聲的對原旻說道:“哎喲我的少爺,要是再把人氣跑了,你這陶冶情操的大計可就泡湯了,到時候老爺考校起來,你也少不了皮肉之苦……”
                錢媽說完原旻表情有些詭異,問:“少爺,你這是怎么了?”
                原旻回過神,臉色有些發紅。
                裴翎一到洗手間就止不住的咳嗽,怕被人聽見,壓低了聲音。
                她也是第一次啊吸煙啊,剛才真是全靠演技。
                她順了氣兒,站起來,就從鏡子里看見了原旻靠在門框上,一陣抽抽的冷笑。
                “裴老師,不老司機嗎?你咳什么?”
                裴翎,“……”
                第一天的教學,裴翎基本就是在修鋼琴。
                而原旻坐在沙發上,戴著耳機,優哉游哉的看英雄拯救世界的武俠小說,偶爾得意的用眼睛瞄她一眼。
                裴翎分分鐘鐘有種想要一巴掌呼死這個中二少年的沖動。
                原旻看完了一本武俠小說,湊過來蹲在裴翎身邊,拳頭跟不要命似的在鋼琴上錘了幾下,“這玩意兒看著就很難,你為什么喜歡?”
                裴翎語氣淡漠,“難不難,跟智商成正比。”
                看見裴翎那副藐視自己智商的樣子,原旻把牙齒咬的霍霍作響,覺得裴翎真的好欠打。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裴翎藐視過原旻的智商了,第二天原旻倒是老實規矩了許多,開始認真學了。
                裴翎想,這種小屁孩兒,就是要刺激刺激。
                不過原旻的熱度只維持了三分鐘,接下來就固態萌發,以捉弄裴翎為樂趣。
                裴翎就不懂了,原旻能想出這些捉弄的法子,怎么就沒有心思學鋼琴呢?
                后來裴翎想明白了,原旻這是把家教老師當成樂子在整了。
                這孩子天生就是讓人頭疼的。
                不過裴翎經歷了兩輩子的人生,還瘋過,強悍的精神根本不是一個中二少年能夠摧毀的。
                原旻越是二,她就越是淡定,弄得原旻每天暴走一百遍,深刻懷疑這個家教老師腦子進了屎嗎?每天被他整被他冷嘲熱諷,還死賴在這里?
                他打游戲他看小說的時候,她就在一邊彈鋼琴,完全不管他聽不聽,彈的那叫一個忘乎所以。
                到第五天的時候,兩個人還維持著你彈琴我打游戲偶爾原旻整裴翎幾下都被裴翎躲過去的狀態。
                漸漸的,裴翎也淡定不下去了。
                雖然她是拿著假證應聘上的,但到底拿了人家的錢,每天什么事都不干,心里總是過意不去。
                到第六天的時候,裴翎在原旻犯二的時候,給了原旻腦袋一巴掌,把原旻打的愣住了。
                原旻回過神就要朝裴翎打過去。
                裴翎心里怕得要死,但作為老師的尊嚴不允許她退縮,于是仰起脖子看著原旻,一副等著原旻打過來的樣子。
                原旻從來就是只紙老虎,原本以為自己掄起拳頭裴翎就會嚇得躲開,誰知道裴翎仰著脖子迎上來,頓時讓原旻下不了臺了。
                原旻咬咬牙,瞪著眼睛。
                “算了,我不打女人,不過你最好不要再惹我了,聽見沒有!”
                他惡狠狠的嚇唬裴翎。
         

Rank: 4

媽豆
3576  
寶寶生日
 
積分
1658 
第6章   不把他放在眼里

                他惡狠狠的嚇唬裴翎。
                裴翎端著老師的范兒,一臉的高冷,“原旻,你爸媽辛辛苦苦賺錢是希望你能過得比別人家的孩子好,花錢給你請鋼琴老師是希望你能成為社會主義好青年,你呢?成天作天作地反社會反人類,你得起你爸媽對得起祖國的糧食對得起社會主義的栽培嗎……”
                巴拉巴拉跟原旻扯了一大堆,從做人做事說起,到為人子女的孝順,最后直接上升到了國家高度。
                激昂慷慨的陳詞把錢媽都感動得熱淚盈眶,一下忘了裴翎打她們家小少爺這事,只覺得裴翎打得好打得妙。
                原旻聽得腦袋都大了,“你有本事再給我說一次?!”
                裴翎真的一字不漏將剛才說的話重新說了一次。
                原旻牙齒咬得咯吱咯吱作響,半晌才憋出一句,“既然你這么聽話,我就不跟你計較了!”
                自此裴翎終于確定原旻就是一只中二紙老虎而已。
                罵人罵不贏,被人打又不敢人,她可以放心的摧殘原旻了。
                “原少爺,以后在我上課的時候,我希望你能跟著學,你要打游戲可以,我的課教完了隨便你。”
                第七天的時候,裴翎見到了原旻的父親,那是一個相貌剛毅的中年男人,神情十分的威嚴,往那里一站,就給人一種肅然起敬的感覺。
                他詢問了原旻的學習情況,裴翎愣是半點都沒替原旻遮掩。
                原父明顯吃了一驚,要不是裴翎說,他都不知道自己兒子瞞著他悶不吭聲干了這么多“豐功偉績”的事兒。
                然后第二天裴翎見到原旻的時候,原旻走路都不利索了,盯著裴翎的眼神像是要殺人。
                裴翎猜他應該被自己老子給打了。
                不過那天之后,原旻老實了許多,就算跟裴翎對著干,也不敢明目張膽了,就是經常裝病,把自己關在房間里不出來。
                每次都是裴翎去把他磨出來的。
                轉眼半個月過去了,原旻裝病的毛病還沒有改。
                裴翎去敲門,“原旻,開門,出來上課了。”
                裴翎敲了好幾下原旻都沒有開門,裴翎只好自己推門進去。
                房間里窗簾都被拉上了,光線有些暗,只有一臺電腦散發著阿寶色的光。
                裴翎以為原旻正在打游戲,打的氣血上涌呼吸急促,走近了看,發現原旻在干什么,就恨不得自戳雙目了。
                裴翎想要悄無聲息的退出去,原旻卻突然轉過頭。
                兩個人視線對上,各自尷尬不已。
                原旻匆忙把褲子穿上然后手忙腳亂把電腦線拔了。
                房間里一片黑暗,氣氛有些詭異。
                裴翎低著頭要出去,原旻一把拉住了裴翎,將她按在墻上,惡狠狠的威脅,“你要是敢泄露半句出去,我弄死你!”
                裴翎繃著一張臉,“接下來的一個月,我們就好好相處吧,你好好的學,我好好的教,你三秒射的事我就當做沒看見,不泄漏出去半句。”
                原旻一雙小鹿般的眼睛瞪的像豹子,“你胡說!”
                他才沒有三秒射!啊啊啊!那都是被裴翎嚇的!
                “你信不信我真的弄死你?!”
                裴翎淡定的拍開原旻的手。
                “少年,擼多傷身,以后別這樣了,精力無處發泄就學學鋼琴陶冶陶冶情操。”
                然后淡定的走出去了。
                原旻發出抓狂的低吼聲,那種氣兒掐在心頭,發泄不出來特別的憋屈。
                大概是真的被三秒射威脅了,原旻也不裝病了,裴翎見他配合,對他也和顏悅色的,手把手的教他。
                裴翎的手很好看,纖長柔軟,落在黑白琴鍵上,更顯得好看。
                原旻忍不住心猿意馬,輕輕摸了兩下。
                裴翎一下把手抽開,目光犀利的看著中二少年。
                “你做什么?”
                “摸你一下怎么了?你不也摸我了。”,原旻有點心虛,就先發制人叫囂起來,“老子的玉手是你能輕易摸的嗎?”
                裴翎,“……”
                第二天裴翎去上課的時候,原旻還沒有回來。
                錢媽拉著裴翎在客廳的沙發上,問原旻的學習情況。
                原旻走到門口聽見她們在討論自己,就站在門邊,小狗似的豎著耳朵聽。
                聽見裴翎夸獎自己最近進步很大,跟喝了八百年陳釀似的,走路都輕飄飄的。
                錢媽看見他,就站了起來,“哎,少爺你怎么現在才回來,裴老師等你好久了。”
                原旻心里有點小得意,自己可是她的得意弟子,她能不等著自己嗎?
                他斜了裴翎一眼,“哼,她就是這樣,一分鐘見不到我就開始想我。”
                裴翎,“……”
                錢媽,“……”,看見原旻走路都帶飄,壓根兒不知道少爺在得意個什么。
                原旻最近態度的確是端正了許多,裴翎也經常夸獎他。
                每次夸獎他,他都得意的跟什么似的。
                “我彈得好,可不是因為你教的好,那是因為我聰明。”
                然后仰天大笑三聲,“老子可真是個天才!”
                裴翎,“……”,忍不住揉了揉眉心。
                得意忘形的天才原旻又開始三天打魚兩天曬網了,裴翎每次教他的時候,他就故意問些有的沒的問題。
                “簡譜和音階指法我已經教你了,你過來我考考你……”
                原旻跑過去,卻是笑瞇瞇的問:“裴老師你怎么每天都穿白襯衫黑裙子?你喜歡黑色和白色嗎?你知道我喜歡什么顏色嗎?”
                一副我給你機會讓你了解我你應該對我感恩戴德的樣子。
                裴翎眼眸冷下去,說:“你好色,三秒射。”
                原旻的火雞頭瞬間立了起來,“不準再給我提這三個字!”
                裴翎看見他氣的臉色發紅,覺得逗著這么小一個孩子挺有罪惡感的。
                “好了,乖乖跟我學。”
                說著過去拉原旻。
                原旻一把甩開裴翎的手,“我告訴你,你現在討好我是沒用的!我已經生氣了,就算你把天上的星星摘下來我也不會原諒你!”
                裴翎,“……”腦補過頭了。
                “算了,今天就到這里吧,我先回去了。”
                說完,不理會傲嬌的原公子,收拾東西走了。
                原旻氣急敗壞,“喂!你怎么能半途而廢呢!我還沒有原諒你啊!”
                這個老師真是越來越不把他放在眼里啊!
            



Rank: 4

媽豆
3576  
寶寶生日
 
積分
1658 
第7章    大喜過望

                這個老師真是越來越不把他放在眼里啊!
                第二天裴翎沒有來上課,一直以來原旻的終極目標就是把裴翎氣走,可裴翎真的不來了,他又有點不樂意了。
                他梗著脖子硬邦邦的問錢媽,“裴老師今天怎么沒來?”
                錢媽說道:“裴老師剛才給我打電話,說是感冒了,今天不能來上課,算是給少爺放天假。”
                原旻一聽就有點著急了,“她不是一口氣上九樓都不喘嗎,怎么生病了?我去看看……”
                想想自己都不知道裴翎住在哪里,又折了回來,“我才不去看她……”
                自己在客廳飄了好一會兒,又說:“我還是去吧,萬一她病了很想看見我呢?”
                錢媽看著臉上神情跟演了九十集瓊瑤大戲似的原旻,一瞬間有點無語了。
                “錢媽,裴老師住哪里啊?”
                原旻找到裴翎住的地方,按照錢媽說的,在小區門口買了水果,晃晃悠悠的提著進小區了。
                原旻沒來過這種上了年紀的小區,樓梯很窄,光線暗淡,墻上密密麻麻貼著治梅毒治不孕不育疏通下水道的廣告。
                樓道上還有夫妻打架,吵吵鬧鬧的像菜市場。
                原旻覺得裴翎不應該住在這樣的地方
                他覺得裴翎應該是光風霽月的,大概是因為他看多了她坐在鋼琴面前柔和而溫軟的模樣,無法將她和市井中的普通人聯想到一起。
                他敲了門,開門的是裴翎。
                裴翎頭發有點凌亂,用一根頭繩扎成一團纏在腦后,幾縷垂在臉頰邊。
                穿著粉色的家居服,沒有化妝,看起來明明是個十七八歲少女的模樣。
                原旻懷疑自己認錯人了。
                裴翎看見原旻也有一瞬間的怔忡,她故作淡定,“你怎么來這里了?”
                原旻打量裴翎,越打量越新鮮,“錢媽說你病了,非讓我來看看你,我是不想來的。”
                “是我朋友病了,錢媽大概聽差了。”
                原旻把水果遞過去,“給你。“
                裴翎把水果接過去,人家既然說了是被錢媽 逼著來的,她也就不清原旻進去坐了。
                “你還有事?”
                原旻想問,這時候難道不該是你邀請我進去坐嗎?
                但他等了一會兒,裴翎并沒有開口,他只好說道:“我走了。”
                真的走了,走了,都快走到下一個樓層的拐角了,裴翎也沒開口留人。
                在原旻想要轉身的時候,聽到了身后的關門聲。
                原旻死死的瞪著那扇門,一口氣跑回了原家去。
                拿了他的水果卻不請他進去,真是太沒有良心了!世上怎么會有這樣的女人啊!
                可是想到裴翎開門時那張干干凈凈的臉,原旻心里就有種怪怪的感覺在蔓延。
                李慧昨晚就開始發高燒,裴翎照顧了她一晚上,這會兒李慧高燒退下去了,她也累的睡著了。
                李慧有點口渴,想要喝水,見裴翎睡的沉,沒忍心打擾裴翎,自己起床去倒水喝了。
                她看見桌上的水果,打開看了看。
                這些水果外表看著新鮮,卻全是爛的。
                這時候裴翎醒了,“怎么自己起來了?”
                李慧問裴翎,“哎,這是你那學生送來的水果?”
                “嗯,怎么啦?”
                “你看看吧,全是爛的。”
                裴翎過去看了看,還真是全爛的。
                她覺得原旻那孩子雖然中二了一點,但不至于特意跑來送她爛蘋果吧?
                李慧看了看水果袋子,說:“他八成是在小區門外那個老奶奶那里賣的,哎,那個老奶奶可坑人了,附近知道的都不去她那里買水果的,她這是欺負你那學生不懂事兒呢。“
                裴翎忍不住搖頭失笑。
                原旻看著腦袋瓜兒精靈,但卻是個大馬哈,很好糊弄。
                裴翎每天都在跟中二少年斗智斗勇。不痛不癢把這一個多月熬過去后,拿了八千多的工資,痛快的收拾包袱走人了。
                一個多月,原旻已經習慣在那個點準時回家被裴翎摧殘了,某一天,他一整天都沒有看見他的鋼琴老師,整個人都不自在了。
                他問錢媽,“裴老師呢?”
                錢媽說道:“你還有幾天就開學了,裴老師只教到你上學,她昨晚就結了工資走了。”
                昨晚就結算了工資走了,卻說都不跟他說一聲,原旻的綠色火雞頭瞬間耷拉下來。
                “下個假期你還把她找來給我當家庭教師。”
                錢媽一臉見鬼的神情,然后就是大喜過望。
                哎呀,她們家少爺都知道學鋼琴陶冶情操了,她得趕緊的把這個消息告訴老爺去!
                裴翎回首都,在首都機場,和周巖遇上了,周巖懷里還摟著溫婉可人的韓吉怡。
                這時候的周巖,腿還是好好的,俊朗多金,溫文爾雅,不知道是多少女人的夢中情人。
                說起來,上輩子他之所以跛腳,也是為了救韓吉怡。
                周巖也看見了她了,俊朗的臉上露出見鬼般的神情來,上一次見到還是個十七八歲的小女孩子,下一刻就成了成熟知性的大美女,繞是誰也會被裴翎這副裝扮嚇一跳。
                裴翎不想惹出不必要的麻煩,裝作沒看見周巖,目不斜視的走了。
                走了幾步突然聽見身后干嘔的聲音,她從機場倒映著人影的墻上看了一眼,看見韓吉怡捂著嘴朝洗手間跑去。
                周巖也跟了過去。
                裴翎微微瞇了瞇眼睛,戴了個墨鏡,也去了洗手間。
                周巖眼神有些冰冷的看著趴在洗手臺干嘔的韓吉怡。
                “你沒把孩子打掉?”
                韓吉怡身體一抖,就聽周巖冷酷無情的說:“從一開始我就跟你說的很清楚,我和你之間,只是情人與金主的關系,你覺得我會讓一個情婦生下我的孩子嗎?吉怡,你現在可沒有以前聽話了。”
                裴翎看見韓吉怡的時候,腦子里閃過上輩子失去的那個孩子。
                她有些木然的拿出手機點開錄像,默默錄下了周巖和韓吉怡的對話。
                韓吉怡高一的時候就被周巖包養了,她對周巖動了情,而周巖對韓吉怡只有交易,還逼著韓吉怡打了胎,最后給了韓吉怡一筆分手費把韓吉怡拋棄了。
                裴翎將頭發燙染回了原來的樣子,這才打了車回裴家。
                她剛下車,就看見同樣從車里下來的霍錦修。



Rank: 4

媽豆
3576  
寶寶生日
 
積分
1658 
第8章    不順道


                她剛下車,就看見同樣從車里下來的霍錦修。
                霍錦修已經一個多月沒見到裴翎了。
                一個經常在他面前聒噪的人,突然消失不見了,霍錦修覺得自己應該是高興的。
                可奇怪的是,他一點都高興不起來,甚至見不到裴翎的這一個多月,他脾氣倒是越來越暴躁了。
                他破天荒跑了好幾趟裴家,旁敲側擊的向裴家父母打聽她去了哪里,卻完全不知道自己這么做有什么意義。
                他不是討厭裴翎的糾纏嗎?為什么裴翎不糾纏他了,他反而更不高興了?
                時隔一個多月再見到裴翎,他覺得裴翎好像變了很多,人還是那個人,可是那種感覺,就是有些不對勁。
                他見裴翎又打算無視他,走到了裴翎面前。
                “你假期去了哪里?”
                “需要跟你報備嗎?”,裴翎看見霍錦修那叼的不可一世的樣子就煩,往四周看了看,發現司機已經去停車了,周圍都沒什么人,說話就有點更不客氣了,“小屁孩,管好你自己吧。”
                十五歲的少年,個頭才和她一樣,還沒有日后那秒殺一眾男同胞的身高和氣勢。
                裴翎很惡劣的推了霍錦修一把,“瞧你這弱不禁風的樣子,要肌肉沒肌肉,要臉沒有臉,在我面前裝什么霸道總裁啊?”
                霍錦修瞪著裴翎,他想起裴翎藏起來偷偷看的歐美男模雜志,那些男模都只穿著平角褲或者褲衩,要露不露的,共同點都是長得好看身材健碩。
                他在這時候才意識到,裴翎已經是個十七歲的女孩子,他不搭理裴翎,總有一個身材好長相好的男人取代他在裴翎心目中的位置。
                這些日子裴翎一個人在外面,是不是就是偷偷和別的男人去約會了?
                看見霍錦修那副怒發沖冠的樣子,裴翎反而笑了,“怎么,你要打我還是要吃了我啊?就你嗎?”
                她使勁兒的戳著霍錦修的額頭,霍錦修的額頭都被她戳紅了。
                原本霍錦修想要抓住她作亂的手,可是當看見她那漂亮的手指,他想起了裴翎玩消滅星星的時候,手指就是這樣一戳一戳,美得像一幅畫。
                他覺得自己討厭裴翎,可偶爾想起裴翎,腦子里竟然都是裴翎美好的樣子。
                看見敢怒不敢言的霍錦修,裴翎在心里惡劣的笑,再一戳,把霍錦修戳的一屁股坐在地上了。
                就在這時,霍母從別墅里走了出來,看見坐在地上的霍錦修,愣了一下。
                隨后霍錦修就看見,上一刻還對他惡劣得不得了的裴翎,露出了一個溫柔的笑容來,變臉比翻書還快。
                “哎呀錦修弟弟,你怎么站著也能摔倒?”
                她伸手去扶霍錦修,白皙干燥的手掌,看起來就很溫軟。
                他明知道裴翎在作什么妖,還是乖乖由著裴翎將他扶起來。
                霍母也沒怎么放在心上,笑著對裴翎說道:“小翎啊,你這些日子不在家,都沒人給錦修講題,錦修連書都不愛看了,暑假作業還沒做完呢,你休息夠了,來給我們錦修講講作業啊。”
                裴翎在霍母面前裝乖,“好啊阿姨。”
                她應承的好,心里卻完全沒有再去霍家的打算。
                回到裴家,裴母拉著裴翎上上下下的打量,一會兒說她瘦了一會兒又說她黑了,活像她去山區受了苦似的。
                裴翎心里有些復雜,裴母之所以對她這么好,無非以為她是她女兒,一旦不是了,這份母子情就蕩然無存。
                前世看不開,如今雖然看開了,可心里終究還有那么幾分感情在。
                第二天一早,裴翎下樓吃早餐的時候,看見周巖也坐在裴家的餐廳,和裴父裴母有說有笑的。
                周巖已經是個成年人,在周家的公司擔任總經理職位,和裴父說的無非是些工作上的事。
                裴翎在周巖的對面坐下來,周巖眸光似笑非笑的落在裴翎的身上。
                “小翎,聽伯母說你假期去C市了?”
                裴翎嗯了一聲,態度既不顯得親近也不會顯得沒禮貌,但是對比以往裴翎對她親熱的態度,卻是能明顯看出差別來。
                周巖臉色不變,“我昨天好像在首都機場看見你了。”
                裴翎半點不心虛,“是嗎?我沒看見你,你怎么不叫我?”
                她不信周巖真的會嘴碎到去跟裴父裴母告狀。
                周巖也察覺出了裴翎對自己態度的敷衍,他有些詫異。
                面前的裴翎一頭黑直的長發,五官明媚嬌艷,穿著寬松的運動裝,像個單純可愛的鄰家女孩。
                然而昨天在機場看見的那個裴翎,李子色大波浪卷,高跟鞋、職業套裝,甚至還畫著淡淡的妝,性感而知性,像是江南水鄉里突然闖入的一筆濃墨重彩,看一眼,就能讓人驚艷一輩子。
                再過幾年的裴翎,想必就是這個樣子的。
                “才兩個月不見,小翎就對我生疏了。”
                他只以為這丫頭是在外面做了什么不敢讓家長知道的事怕他說出來,所以才對他冷冷淡淡的。
                裴翎看了周巖一眼。
                “老師說了,女孩子在男孩子面前需要矜持。”
                周巖,“……”
                吃完早餐裴翎拿了書就要出門,周巖說道:“小翎要去哪里?我順道送你過去吧。”
                裴翎拒絕,“不順道。”
                周巖瞇了瞇眼睛,“看來昨天機場的事,我應該跟伯父伯母說說。”
                裴翎瞪了周巖一眼,跟周巖出門了。
                霍錦修站在自家陽臺,看見了裴翎上了周巖的車,不知不覺將手邊的一株綠色植物捏的稀巴爛。
                裴翎去了書店,打算在書店將最后剩下的假期作業做完。
                周巖見她真是來書店,倒是放心了許多,這個年紀的女孩子,容易走上歪路,他把裴翎當妹妹,自然不希望裴翎走歪了。
                但怕裴翎是打著看書的幌子,他還跟著裴翎一起進了書店,參觀了一下書店的氛圍。
                “小翎,關于昨天機場的事……”
                裴翎煩得很,回頭就沖周巖說道:“周少,你不覺得自己管的太多了嗎?都快奔三的大叔了,成天盯著小女孩的事兒,你不嫌害臊?”
                才二十二的周巖,“……”,感覺心里被 插了一刀。
        點擊“閱讀原文”查看更多內容

   


Rank: 5Rank: 5

媽豆
5938  
寶寶生日
 
積分
4891 
哇,有小說看,太棒了。

Rank: 1

媽豆
0  
寶寶生日
 
積分
余生很短,和讓你笑的人共度!
來自[媽媽網Android版]

Rank: 3Rank: 3

媽豆
1346  
寶寶生日
 
積分
735 
第7章    大喜過望

                這個老師真是越來越不把他放在眼里啊!
                第二天裴翎沒有來上課,一直以來原旻的終極目標就是把裴翎氣走,可裴翎真的不來了,他又有點不樂意了


Rank: 1

媽豆
184  
寶寶生日
0000-00-00 
積分
85 
過來看看 有點意思
風光
‹ 上一主題|下一主題
【小說連載】女人對八卦有多敏感?看完你就知道了! ...
快速回復

火熱進行中... 關閉


深圳第十九屆胎教音樂會火熱進行中

聽一場愉悅的胎教音樂會,孕育滿分胎寶寶!報名可免費領取2張門票,還有禮品哦~ 地點:深圳大劇院


查看

廣東省通信管理局互聯網清理整頓  增值電信業務經營許可證:粵B2-20070037粵網安備案號:4406043011553公安機關備案號:44010602000119粵ICP備09174648號Copyright 2004-2017 盛成科技 All Right Reserved版權所有    版權保護投訴指引

回頂部